香港赛马会彩卷公司86|香r港赛马会官方网精选12码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淫荡修真者
淫荡修真者
百花仙子的卧房里,燕追星正在百花仙子床上享用白狐的身体,白狐果然不愧是狐狸精出身,尽管燕追星现在已经拥有十分多的出色女奴,但是还是没有一名能让燕追星玩得这么舒服的。

  成熟丰满的身体,绝美的脸容上时常哀怨时常清冷,加上跃千愁未来最爱女人的身份,都让燕追星不禁沉迷其?#26657;?#36824;好白狐现在对自己忠心耿耿,不然燕追星真?#20081;?#19981;小被她用天赋吸干。

  「恩——主人——恩——」在激烈的性爱面前,就算是性格清冷的白狐也忍不住呻吟出来。

  就在此时门外走进一名身穿透明薄纱的年轻女子,对着正在床上推车的燕追星恭敬道:「主人,百花仙子求见」

  「恩?母亲大人回来了?快点让她进来,我要?#32431;?#22905;带回了什么礼物给我」「是的,主人」

  女子缓缓退去,半响后一身华丽宫装的百花仙子牵着一条绳子走了进来,绳子的另?#27426;?#26159;一名浑身赤裸的美丽女子,而此时这位美丽女?#35825;?#20687;条狗一样被百花仙子牵着走进来。

  百花仙子看着床上激动运动的两人,微笑对着燕追星:「追星你从哪里找来这么美的人儿,连我都被比下去了」

  正在白狐雪白丰满翘臀上?#19981;?#30340;燕追星被母亲端庄温婉神态刺激到了,瞬间加快了速度,把白狐撞得无意识的翻起了白眼,最终到达了高潮,在白狐子宫里射出大量精华,滚烫的精液让白狐也一起进入了高?#34180;?br />
  「啊——主人——」

  把怀中的美人放下,燕追星浑身赤裸地走到百花仙?#29992;?#21069;,伸手把她揽入怀?#26657;?#20064;惯性的按在她丰满的胸部上揉捏,对着脸色红润的百花仙子温柔道:「母亲大人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是独一无二的」。

  百花仙子被燕追星抱住后?#33216;?#39034;的靠在他赤裸的胸膛上,纤手很自然的去?#30528;?#37027;坚硬的金箍棒,听到燕追星温柔的表白后虽然心里很高兴,但却故意板起脸:

  「追星你现在的女人越来?#34121;?#20102;,床上那位看起来就比?#39029;?#33394;了,时间长了你肯定会慢慢忘记?#20234;恕?br />
  燕追星一边笑着看百花仙子的表演,一边抱起她丰满的身体放在桌子上,手上法力涌动,华丽衣裙瞬间化为灰烬,坚挺的下身毫无?#20064;?#22320;捅进百花仙子湿润的蜜穴里:「不会的,她们都只是我的性奴隶,而您则是我的母亲大人」。

  「啪啪?#23613;?#35805;说,啪?#23613;?#27597;亲大人,?#23613;?#25105;给你的任务,啪?#23613;?#23436;成的如何?#20426;埂?#24681;——任务…恩——完成得很顺利…,恩——扶仙岛的高层现在都是我们的人了…,恩——芙蓉那个小?#23601;?#20063;安排了人调教了…,恩——这条母狗就是你要的兰冰雪…,恩——外面还站着一百个扶仙岛的出色女弟子…恩——等?#25293;?#20986;去验收……」「啪?#23613;?#27597;亲大人,?#23613;⑿量?#20102;,啪啪?#23613;?#25105;们现在就,?#23613;?#39569;着这条母狗,啪?#23613;?#20986;去收货!」

  燕追星左手抱着还在结合的百花仙子,右手抓起一脸春情的白狐,身上像挂着两只树懒一样坐兰冰雪光滑的后背上,法力凝聚的大手用力抽在兰冰雪屁股上,命令道:「出发了,母狗,让我们一起去见见你们扶仙岛的优秀弟子」。

  一直两眼无神注视着一切的兰冰雪,听到自己要以这个样子去见扶仙岛弟子,不禁流下屈辱的泪水,心虽不愿但却阻止不了身体缓慢地往外爬。

  百花宫大殿上,此时扶仙岛的女弟?#29992;?#27491;窃?#36816;?#35821;。

  「兰师叔和百花仙子怎么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啊?#20426;埂付园。?#37117;半个时辰了,想把我们晾到什么时候?#20426;埂?#25110;许有事情耽搁了吧?#20426;?br />
  「你们有没有觉得这百花宫?#27490;?#30340;,我进来后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。」「哪里有什么问题,百花仙子是从我们扶仙岛出来的,难道会害我?#29301;俊埂?#25105;不是说百花仙子,我是?#30340;切?#30334;花宫弟子,总感觉她?#24378;?#25105;们眼神?#27490;?#30340;,就像,就像……」

  ?#22919;?#20687;看妖物,那种非我族类的感觉。」

  「对对对,上次红师叔抓了一只妖物回扶仙岛,那些弟子好像都是这种眼神。」「……(# ?Д?),你们应该想多了吧…百花仙子和她相公……」「啊!变态啊!」

  就在三个妹子越聊越虚的时候,伴随着一声尖叫姗姗来迟的燕追星终于骑着兰冰雪出场了。

  四名赤裸的男女一出现立刻引起了注意,?#34892;?#22899;弟子大骂淫贼拔剑就想上去砍人,而剩下的大部分女弟子显然发现了同样赤裸百花仙子和兰冰雪,心中有了不好的猜测,已经在缓慢地偷偷后退。

  燕追星望着下面泾渭?#32622;?#30340;两拨人,不急不忙地将最后一发精液射进百花仙子体内,把软泥般的百花仙子交给白狐,走到台阶前露出?#28872;?#30340;笑容,眼中的红光暴增。

  ……

  半响后,原本宫主座椅的位置,?#19997;?#24050;经换成一张大床,燕追星正在上面扶着兰冰雪的屁股,下身缓缓靠近湿润的蜜穴,而大殿中间,一百名扶仙岛女弟子都全身赤裸的站着,脸带恐惧地看着上面的燕追星。

  随着一声淫笑,燕追星直接捅进兰冰雪的蜜穴?#26657;?#30452;到到达子宫里面才传来兰冰雪的惨叫声,紧接?#25293;?#19968;百扶仙岛女弟子也接连响起,就像她们也被干一样。

  燕追星得意一笑,然后开始粗暴的玩弄兰冰雪的身体,大殿中回响着?#20445;埃?#20010;人的呻吟和惨?#23567;?br />
  ……

  武立雪最近感到十分不安,自重百花宫那个叫燕紫霞的女人来过武家后,武立雪就感觉整个武?#28082;鋈欢?#21464;了。

  以?#30333;?#23456;爱她的哥哥最近变?#32654;?#28448;无比,家里最强势的父亲变得对母亲唯命是从,而母?#20303;?#27494;立雪昨晚亲眼看到母亲衣衫不整、袒胸露乳的对着一名男子画像自渎,还呻吟着口呼主人。

  家人的变化让武立雪恐惧的不?#20197;?#30456;信家里的族人和长老了,再三考虑后武立雪决定向四大家族的其他三家求助,四大家族一直以来同气连枝,武家现在面临着重大危机,相信其他三家不会袖手?#24616;邸?br />
  拿起笔墨纸砚开始书写信件,把家里的详细变化都写上,一式三份密封好,再把右手上的红宝石手?#25151;?#19979;三颗红宝石作为信物,这是自己从小佩戴的手环,上面鲜血般的红宝石在修真界也是独一无二的。

  望着三颗散发着血红光芒的宝石,武立雪神情带着对未来的茫然,喃喃自语道:「希望我们武家能度过这次危机,父亲母亲能够相安无事。」南海?#29616;?#26519;

  一名紫衣女子,无聊地坐在海边的岩石上,秀丽的小腿在轻踢海水,女子一头秀发没有任何拘束,面容俏丽而又恬静端庄,两?#24576;?#28385;灵慧的大眼睛,皮肤白皙,配上一身的紫衣,显得气?#35270;行?#36229;凡脱俗,一根简简单单的紫色丝带束腰,将身躯勾勒得婀娜。

  紫衣无聊的叹了一口气,坏蛋师傅昨天又说要出去几天,?#30475;?#37117;不带上我,说什么外面的世界很危险,都不知道我每天待在?#29616;?#26519;都无聊透了。

  突然一阵呼啸声,一道红光在紫衣没有?#20174;?#36807;来的时候就砸身前的海水?#23567;?br />
  紫衣?#20174;?#36807;来后,马上飞到半空?#26657;?#21484;唤出?#20037;?#39134;剑,警惕的看着海水中的那道红光,神识探出……

  半响后,紫衣降落在岩石边上,从水里捞出一颗红色宝石,看着眼前散发着血红色光芒的珠子,紫衣神色迷离地喃喃道:「母亲么?#20426;埂?br />
  武家议事大厅上,一名成熟的美妇人坐在主位上,看着跪在面前的武立雪,怒声道「雪儿,你太让我失望了,想不到你会这么调皮,导致我们四大家族差点内讧,」

  「母亲,求求你快点醒过来,呜呜,雪儿好害怕」武立雪望着眼前这张熟悉的脸孔绝望的哀求道。

  「哼,死性不?#27169;?#26469;人,把这个家族的叛徒关进大牢严加看管。」……

  紫衣望着前方仙气蓬勃的山门,深吸一口气,一步步地往上走,就在紫衣靠近山门的时候,两道遁光忽然从山门闪出停在紫衣身前,显现出两名身着劲装的美丽女子。

  其中一个女子往前一步喝道:「来人止?#21073;?#21069;面是我们望?#20262;?#30340;山门地界,?#24615;?#20154;等不得入内」

  「我有?#20081;?#35265;你?#20146;?#20027;,麻?#27785;?#20301;姑娘通报一下,就说逍遥后人求见」说着紫衣把手中的红色宝石摊开,妖艳的鲜血光芒?#20102;浮?br />
  「是…是的……」

  ……

  「呜呜,呜呜呜」幽暗的大牢里,武立雪躲在角落无助的哭泣。

  家人无端的异常,求助无援,反而被诬陷关进了大?#21361;?#35753;一直以来天真活泼的武立雪感到深深的绝望。

  「或许,自己以后一辈子都要关在这个阴森森的大牢里,呜呜……」「雪儿,雪儿你还好吗?#20426;?br />
  熟悉的声音让武立雪哭泣声一?#20572;?#24555;速的擦了擦眼泪,抬起头来,武立雪看到了一个熟悉的明媚身影。

  「呜,素茹表姐,雪儿好怕」

  「雪儿别怕,我现在就?#25293;?#20986;来」说完谭素茹就拿出了一把铜铸的?#30733;住?br />
  「素茹表姐,母亲,母亲她……」

  ?#25954;?#23064;她有问题,四大家族的高层都有问题,前阵子我就察觉到了,?#19968;?#30097;他们被魔宗的人控制了神?#23613;?br />
  ?#25913;牵?#37027;?#36855;?#20040;办啊?#20426;?br />
  「现在唯一的办法只能去向正道六大门派求助了,雪儿,我们需要这样……」

  半响后,谭素茹看着奔向林中的身影,嘴角不自觉地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,纤手梳理着青丝,喃喃自语道:「希望这次的功劳能得到主人的宠幸」。

  望?#20262;?br />
  紫衣缓步跟着一名红?#21476;?#23376;后面,一言不发,清秀的脸蛋显得异常的怡静。

  红?#21476;?#23376;是在那两名弟子通传后忽然出现在山门的,自称是琼花仙子的师妹花如意,让紫衣跟着她去见琼花仙子,一路上也不用法术?#19979;罰?#23601;这样带着紫?#20081;?#27493;一步的往?#20146;?#24040;大的仙峰走去。

  「你叫什么名字?#20426;?#25110;许觉得怡静的紫衣不可能主动发问,花如意选择主动打破沉默。

  「紫衣」,紫衣的声音显得清冷异常,惜字如金。

  「你?#30340;閌清?#36965;后人,?#28165;?#36965;到底是谁?我们望?#20262;謖伊?#36825;么多年都找不到的逍遥肯定不是什么无名之辈吧?#20426;?br />
  「逍遥是家师,未经家师?#24066;恚?#32043;衣不敢暴?#37117;?#24072;身份。」「家师?逍遥是你师傅??#27426;园。?#24180;纪对上了啊。」「……」

  「好吧,看样子你是不会说的,走吧,?#20848;?#24072;姐也等急了」说完就抓着紫衣驾起了遁光往巨大山峰飞去。

  ……

  「哈…哈…」急促的喘息声从武立雪口中传出,尚未到达筑基期的她无法使用法器飞行,只能?#25597;?#31070;行符?#19979;罰?#21482;?#24039;?#34892;符只是加快速度,行走的过程还是需要耗费使用者的体力,已经连续?#19979;?#19977;天的武立雪感觉自己快到极限了。

  「哈…雪儿你要坚持住,为了父亲母亲,为了大家!」啾

  忽然一道遁光滑过,停留在武立雪面前,是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,老者盯着武立雪怒声喝道:「家族叛徒武立雪,你可知罪」。

  「二爷爷!」

  看着这从天而降的绝望,连日以来忍受着身心疲惫?#19979;?#30340;武立雪就像被戳破的气球一样,迅速的崩溃起来,失声?#32431;蓿骸?#21596;呜,呜呜呜呜呜呜,二爷爷,连,连你也,呜呜呜呜」。

  「咯咯,小妹妹,什么事哭得这么伤心啊,告诉姐姐,姐姐帮你出头」随着声音响起,一名妖娆妩媚女子出现在武立雪身旁,女子身披鲜红宫装轻纱,随着清风的吹拂,两条洁白修长的大?#35033;?#22312;红纱里若隐若现,分外诱人。

  突然出现的妖娆女子?#32654;?#32773;脸色大变,咬着牙喝道:「百?#38590;?#23020;!这是我们四大家族的家事,难道你们?#23194;?#23467;想?#33216;?#20204;四大家族开战吗!」「咯咯咯」百?#38590;?#23020;娇笑一声,展臂轻抚?#22120;?#23047;语道:「这位老古董好大的威风,跑到?#19968;媚?#23467;地界抓人,还威胁要开?#21073;?#20320;?#21069;?#33258;己当成扶仙岛不成?#20426;埂?#21756;,我们当然不是扶仙岛,但是也不是你们?#23194;?#23467;能侮辱的」「那你倒是来?#21073;?#25235;到姐姐,姐姐给你啪?#23613;梗?#30334;?#38590;?#23020;忽?#27426;?#32769;者露出一个十分诱惑的媚笑,伸手把一旁呆滞的武立雪拉到怀?#26657;?#32420;手挑逗般地扫过她的敏感部位:「还有这位漂亮的小妹?#38376;叮?#21482;要你抓到我,我们就一起服侍你」。

  「你!」老者只觉浑身得欲火上涌,甚至对自己的孙女辈武立雪也产生的欲望,脑海里不受控制的幻想着和她们两个颠倒龙凤的场景,知道自己修为不到家,再这样下去不用交手就败下来,连忙压下欲火,驾起遁光逃走。

  百?#38590;?#23020;看着老者逃远了,收起魅惑人心的魔功,对着怀?#26032;?#33080;通红的武立雪娇笑道:「小妹妹,来告诉姐姐发生了什么事?#20426;埂?br />
  花如意的遁光到达了宫殿群之前就停了下来,带着紫衣缓步走了进去,并没有往望?#20262;?#24040;大主殿走去,而选择一条僻静的小道。

  随着时间的过去,紫衣逐渐看见小道尽头出现了一座阁楼,阁楼上匾额有三个娟秀的大字,银月阁。

  花如意领着紫衣?#24039;?#20102;阁楼,两人立马看到凭栏处有一女子身影,女?#24433;?#34915;如霜,琼花玉枝高盘着秀发,沉浸在水银般的月色?#26657;?#31368;?#27426;拍?#32972;影显得?#34892;?#20932;凉。

  「宗主,紫衣姑娘来了」

  白衣女子点了点头,眼神?#31168;?#30340;看着紫衣,犹豫半响后,缓缓道:「你叫紫衣?#20426;?br />
  「恩」

  「紫衣,你?#34892;?#36259;听我讲一个故事吗?#20426;?br />
  「……」

  白衣女?#29992;?#22312;意紫衣的沉默,也像陷入了回忆中没有发现,继续用清冷中带有哀伤的声音缓缓道:

  「我望?#20262;?#26366;经有一名出色的女弟子,她美若天仙,她天赋绝顶,她是当代中最出色的女弟子,?#20081;?#20195;掌门的继承人,她一?#26412;?#24471;像她这样出色的女子一辈子都不会折服于那些庸俗的男人……

  而结果她遇到了他,一名凡夫俗子,但他的文采,他的风度,他俊朗的外表都深深吸引着她,而同样优秀的她也同样的让男子动情不已。

  就这样,两人以凡人的身份相爱了,一起游玩,一起泛舟,到最后的肌肤之?#20303;?br />
  在度过?#27426;?#24841;快的日子后,女子忽然有身?#26657;?#20182;们选择在一个偏僻的小村庄里安定下来,期间鸾凤和鸣,直至孩子出生……孩子出生后,女子不知道是母性还是理性压过了?#34892;裕?#35753;女子认清了现实,她和男子是不可能一辈子在一起的,修真者?#22836;?#20154;的寿命差距只会让他们以后身感?#32431;唷?br />
  趁着入网未深,女子决定带走具有灵根的女儿回到望?#20262;冢?#20110;男?#35825;?#26029;牵连,但女子深知这一切必须要得到自己师傅的原谅,所以女子瞒?#25293;?#23376;偷偷回到望?#20262;凇?br />
  而结果等女子再?#28982;?#21040;那个小村庄,昔日温馨的竹房已经人去楼空。」白衣女子指尖拂过青丝,抬头望向已然升起的明月,清冷的脸带有哀伤,语气?#31168;?#36947;:「紫衣,你明白了吗?#20426;?br />
  「我明白了…母亲!」

  白衣女子闻言,清冷的气质瞬间全无,脸带激动地转过身来,入眼的却是一片鲜血般的红光。

  ……

  百花宫

  原本的华丽的主殿已经改造成绯色的纵欲场所,中间坐落着一张巨大的龙床,龙床四周有着各色各样的美女在翩翩起舞,美女们眉目间都泛着散不开的春意,一个个或是羡慕或许渴望的望着龙床上的几个身影。

  ?#19997;?#40857;床上百花仙子和白狐两俱诱人的躯体缠绵在一起互相?#32771;?#22312;她?#24039;?#36793;一名身穿鲜红宫装的妖娆女?#35825;?#22352;在燕追星双腿之间,?#27426;?#30340;摇晃着身体,本来就半裸的娇躯在摇晃中春光?#27426;?#22320;乍泄。

  「啊——恩——你——这个王?#35828;埃?#24681;——快放了老娘,恩——不然老娘定要你生不如死,啊啊啊——」?#26032;?#20013;红装女子在激烈的迎合中到达了高潮,身体一软,纤手扶着燕追星的肚皮,一副想休息一下的样子,可?#24039;?#20307;却在未知的力量支配下,再度激烈的摇晃起来:「啊啊——别动了,求你了——恩——恩——」「哈哈哈!你求我也没有啊,又不是我在动,是你在强奸我啊」一直躺着享受的燕追?#24378;?#30528;眼前的美景淫笑道,主动坐了起来,双手伸进半露的红色宫装探索起来,「而且我也想不到大名鼎鼎的?#23194;?#23467;宫主百?#38590;?#23020;居然是一名处子,哈哈哈!那些拜倒在你艳名之下的男人绝对想不到吧?

  带着红丝带的纤手主动地扶住燕追星的肩膀,身体借力更激烈地摇晃起来,?#22871;?#30340;水声有节奏般的响起,百?#38590;?#23020;妖娆的脸上露出了深刻的恨意「恩——你到?#20303;?#24681;——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!啊啊啊——又去了——啊——」手指抓住百?#38590;?#23020;粉嫩的奶头,用力的把它拧成螺旋状,享受着下身热流冲击的美妙感觉,燕追星调笑般的开口道:?#39640;?#21863;,处子就是处子,我只不过稍微加强你的敏感度,用得着高潮这么多?#28201;穡?#20320;旁边的两个骚货比你持久多了」缠绵中的两女听到燕追星提到了她?#29301;?#23545;视了一眼,诱人的娇躯果断的分开,一左一右地接近燕追星,用她们丰满的娇躯包围着他,服侍般地挑逗着燕追星的敏感点。

  「恩——你这个——王?#35828;啊?#24681;——我?#27426;?#35201;杀了你——啊——」从高?#34987;?#36807;神来的百?#38590;?#23020;再度凶狠地对这燕追星威胁道,只是中途被快感打断了好几次显得那么的无力。

  「哈哈哈!杀我?你打算怎么杀?吸干我吗?#20426;?#24515;情大好的燕追星双手抓住百?#38590;?#23020;腰肢,把她整个人抬了起来,噗的一声,百?#38590;?#23020;的蜜穴离开了根巨大的肉棒,在空?#26657;?#34588;穴的?#32431;?#36824;没来得及收缩,在里面被巨大肉棒封存了很久的淫水喷洒而出。

  「哦——」百?#38590;?#23020;被突然的空虚弄得茫然无比,迷茫的?#30475;?#20013;带有深深的渴望,身体自主的寻找那个可以填满空虚的巨根,手脚并用地缠绕着燕追星的身体。

  燕追星狞笑一声,把百?#38590;?#23020;的身体反过来扔在床上,接着整个人像公狗一样趴在她身上,俯身到她耳边,用充满快意的语气道:「给我像条狗一样趴着,母狗」,撩起散落的红裙,把越发巨大的下身对?#25293;?#27969;着淫水慢慢收缩的蜜穴直插而进。

  「啊——!」再度被填满的百?#38590;?#23020;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,身体像回应刚刚的命令般,四脚着地,屁股高高的翘起,偶尔还调皮般的?#20301;危?#35753;那个深入她体内的巨根享受不一样的刺激。

  燕追?#24378;?#30528;认命般沉醉在快感中的百?#38590;?#23020;,露出恶意的微笑,俯身到百?#38590;?#23020;耳边轻声道:?#25954;?#23467;主,你认真?#32431;?#37027;些用羡慕的眼神看?#25293;?#30340;舞女是不是很眼熟」

  百?#38590;?#23020;闻言脸色一变,妖娆脸孔开始变得?#22253;?#36215;来,不敢置信的看着周围身着妖艳的舞女,?#32431;?#30340;闭上了眼睛开口道:「求你…啊——啊——不要这么——啊——用力——又去了——啊啊啊啊——」。

  看着轻松被自己送上高潮的百?#38590;?#23020;,燕追星的声音宛如恶魔般的响起:

  「求、我、什、么?#20426;?#27599;说一个字燕追星都会用力地狠狠地?#19981;?#22905;的子宫,「求、我、放、过、这、些、骚、货、吗?但、她、们、都、是、你、给、我、送、的、礼、物、啊!啊!啊!」。

  随手把百?#38590;?#23020;的红色宫装?#31471;椋?#25226;裸体的她抱入怀里,燕追星对着一脸被玩坏的百?#38590;?#23020;温柔道:「你想要回去吗?#20426;?br />
  「求…求…求求你……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看来你对门派的感情很深啊!郝无畏,进来吧」燕追星的话音刚落,大门处走进来一名中年男子,四周魔幻宫的女弟子很自觉的让开了一条路,男子一直走到床边,跪倒在燕追星面前,恭敬道:「主人」百?#38590;?#23020;难以置信中年男子,纤手筛糠般的抬起:「无畏?你的眼睛?#20426;埂?#20182;的眼睛是他自己挖了,毕竟百花宫里都是我的女奴,怎么能让他带着眼睛进来呢?你说是吧!」燕追星舔了一下百?#38590;?#23020;的耳垂,在她的惊呼声中把下身重新插进她的蜜穴,百?#38590;?#23020;的(身体)很自觉的动了起来。

  「求求你,恩——求求你放过无畏,恩——我可以当你的性奴,恩——可以全心全意的服侍你,恩——」百?#38590;?#23020;一边摇晃着身体一边哀求道。

  「性奴你是当定的了,放过你的相好也可以,不过……,你要把?#23194;?#23467;全部的女性都调教成性奴送给我,哈哈哈!」

  「不,不,不,不要这样,我不能那么做,啊啊啊啊啊!」连续心神受创的百?#38590;?#23020;双手的抱头,发出绝望的尖?#23567;?br />
  燕追星双手盖着耳朵,满脸无奈道:「好了好了,刚刚逗你玩的,我等下把你们的记忆抹去,就?#25293;?#20204;和?#23194;?#23467;的弟子离开,我只是玩玩而已」。

  发疯的百?#38590;?#23020;徒然的怔住,呆呆地回?#25151;?#30528;燕追星,用天真语气充满期待道:「真的吗?#20426;?br />
  「假的!哈哈哈!哈哈哈哈哈!跃千愁的女人我怎?#32431;?#33021;会放过?哈哈哈!」燕追?#24378;?#31505;中反手把百?#38590;?#23020;按在床上,疯狂的抽插起来。

  「你马上会亲手杀死你的爱人,你会亲手把?#23194;?#23467;的弟子长老全都调教好送给我,你还会全心全意的当我一辈子的性奴,偶尔还能重新体验一下今天的美!

  哈哈哈!体验今天最美妙的高潮吧!」随着变态般的宣言,燕追星到达了今天的第一次高?#34180;?br />
  在滚烫的精?#21512;攏?#30334;?#38590;?#23020;也到达了前所未有的高潮,绝望的表情被高潮冲散,整个人像被玩坏一样无力挂在燕追?#24039;?#19978;。

  把最后一发精液射进了百?#38590;?#23020;的子宫,燕追?#24039;焓终?#26469;一把剑,把它递到百?#38590;?#23020;手上,对她轻声道:「来,握住它,去把郝无畏的头颅砍下来,不要怕,有我在,你疯不了的」。

  一脸呆滞的百?#38590;?#23020;无意识抓住了剑柄,脚步阑珊往郝无畏走去,一?#39134;喜?#20572;地有白浊从她蜜穴里流出。

  望着还是一脸呆滞的百?#38590;?#23020;,燕追星摇了摇头,轻弹了一下手指笑道:

  「你逃避不了的」

  不!!!!!!

  ……

  燕追星一脸满足的枕在百花仙子大腿上,白狐躺在他的怀中一脸柔情的看着他,双腿之间的百?#38590;?#23020;正用丰满的胸部和鲜艳红唇服侍着他巨大的阴茎,偶尔看向燕追星的眼神中充满了深情和狂热。

  忽然一名身?#27431;?#32418;透明轻衫的女子走了进来。

  「参见主人」

  燕追星摆了摆手示意她起来,问道:「什么事」「主人,望?#20262;?#30340;琼花仙子带着一众长老弟子求见。」燕追星闻言马上坐了起来,淫笑道:「看来紫?#20081;?#32463;亲手把她母亲推下了深渊了,让她们进来吧!」

  「是,主人?#21476;?#23376;恭敬的应了一声缓缓退去。

  白衣如霜,清冷动人,在燕追星无比期待的眼神?#26657;?#29756;花仙子一袭白衣,带领着一众门人缓?#34121;?#20837;,低下了高贵的头颅,跪倒在燕追星面前,齐声道:「琼花,花如意,洛轻?#36873;?#21442;见主人!」

  ……

  华夏修真界自古以来都是修真界的?#34892;?#22320;带,但不知何时开始,人才逐渐凋零,从修真界的巅峰变成三流的存在,到现在只能?#25597;?#30528;隔离大阵和天下第一人毕长春的威慑勉强过?#27431;?#38145;闭国的日子。

  灵芳谷就是位于华夏修真界之外,在修真界众势力中也是一流的存在,谷主是有天下第一美女,天下第一神医美称的化神中期高手露妍清。

  论实力,只有一名化神中期的灵芳谷当不起一流势力的名声,但谷主露妍清身为天下第一神?#21073;?#22810;年以来凭借着出色医术让各个势力都欠下了不少的人情,所以修真界一直有传言,惹了灵芳谷就差?#27426;?#31561;于惹了修真界全部的势力。

  更别说露妍清还有着天下第一美女的身份,修真界有无数高手都痴迷于她,其中最着名的就是莫过于天下第二高手文澜风为了她一句话挑?#38477;?#19968;高手毕长春的事件了。

  虽然她?#33216;?#28572;风事后都被毕长春教训得很惨,但反而让她的名声更高了,毕竟这么多年来,能得罪那个疯子兼杀人狂魔毕长春而不死的,几乎没?#23567;?br />
  而现在燕追星就是位于灵芳谷,跃千愁都有关的女子基本都在他掌控之?#26657;?#23601;连同样位于外域的跃千愁最后一名后宫颜雨现在也在他胯下吞?#20262;拧?br />
  对于这名青楼老鸨,燕追星没有费多大力气就找到了她并直?#28044;?#21046;起来,狠狠地玩弄一番后,就带着她来寻找真正的目标露妍清。

  说起露妍清,上辈?#21451;?#36861;星就尝?#24616;?#29992;魔眼控制她,不过因为修为没她高,被轻易挣脱了,这里也可以说是他失败的起点,如果当时他能过控制住露妍清,有她配合,跃千愁绝对有死无生。

  不过现在不同了,融合了路人甲带过来的神秘能量后,燕追星发现魔眼产生了很大变化,威力大了很多不止,还多了各种灵活多变的使用方法。

  不过魔眼的威力虽然大了很多,但燕追星也不敢保证他?#23665;?#26399;的修为可以控制住化神期的露妍清,所以不敢直接对上露妍清,而现在他的身份是求医者,以客人的身份居住在灵芳谷。

  一脚把吞?#20262;?#32905;棒的颜雨踢开,对着身边清冷如霜的琼花仙子笑道:「比起她那种成熟妖艳的贱货,我还是更喜欢看你这种冰美人一脸发春的样子」说着就把一身白衣的琼花仙子拉入怀?#26657;?#24320;始仔细探索起来。

  「主人,这里是灵芳谷」

  「怕什么,灵芳谷也管不?#19997;?#20154;和女奴们的性生活啊」撩开裙摆,对着没有亵?#24794;?#25252;蜜穴摸了一把,调笑道:「你看你多湿,一直很想要吧」说完就直?#24433;?#24040;大的下身捅进湿润的小穴里。

  「恩哼——」

  几日后

  燕追星缓步地跟在一名男子后面,穿过灵芳谷的?#34987;?#23467;殿,来到后山一个小阁楼面前。

  男子的脚步停在阁楼门前,对着大门处恭敬道:「师傅,捐助十亿灵石的燕公子已经带来了」

  ?#24863;量?#20320;了老三,让他进来吧」一道女子的声音从阁楼中传出,声音空灵而清?#28023;?#29369;如置身仙谷中那清澈的流水。

  「是,师傅」男子恭敬的应了一声,然后上前打开了房门,往旁退了一?#21073;?#23545;着燕追星温和道:「燕公子,你可以进去了」。

  燕追星点了点头,越过男子缓步进入阁楼?#26657;?#22312;这个充斥淡淡药香味的阁楼里,摆放着一个青山傲竹的屏风,隔着屏风燕追星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体态婀娜的女子身影。

  定了定神,燕追星对着女子身影行礼道:「晚辈燕追星拜见露前辈」。

  ?#27426;?#23631;风后的女子就像没听到燕追星的话语一样,沉默地站在原地,隔着屏风观察燕追星,似乎想确定他是不是一名登徒浪子。

  就在燕追星感到不?#22836;?#30340;时候,屏风后的女子终于动了,一步一轻?#30130;?#28165;风拂青纱,青色的纱裙在风的挟持下,将修长的腿部轮廓裹得起伏动人,向?#20185;硌有?#30340;玲珑四凸,更是动人心?#29301;请?#32999;的曲线,随着移?#32039;留?#21069;行,能让万物失色,步步能断了人呼吸的念头。

  燕追?#24378;?#30528;屏风前动人的青纱蒙面女子,心中感叹道:?#24178;?#36744;子醉心大业没有留意眼前女子的绝美,今世融合了路人甲后才发现此女子?#28784;?#22825;上有啊!」同时注意到蒙面女?#21451;?#20013;偶尔闪过的红光,露出满意的笑容:「露前辈,在下有一顽疾,请前辈出手相助……」

  阁楼外,辛老三尽忠职守地守在外面,对于阁楼中偶尔传来的?#32431;?#21627;吟,他选择性的无视……

  ?#23601;輟?